fairy tale泷椋

大家好哇,这里是个人简介,我是一个写文的画手,三观不正,如果您能关注我,那真是太感谢啦!

自家白菜被猪拱了怎么办 01

私设奈布和玛尔塔是姐弟关系
可能会有其它cp
玛尔塔视角

  我叫玛尔塔,是一名空军,是的,请你看清楚,是空军,不是空姐谢谢,再敢说我是空姐,我就一枪打爆你的狗头。我有一个可爱的弟弟,名字叫做奈布·萨贝达,是一位佣兵,每天都沉默寡言的,身上一大堆伤口,作为姐姐我看的非常的心痛啊,后来奈布因为战争后遗症不得不退休,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好事呢。
再后来,我和奈布因为某种原因一起去了庄园,对,就是那个什么鬼欧丽蒂丝庄园,总之就是五个人一起玩躲猫猫,一开始我以为有多恐怖,结果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
  一进庄园就有人和我们打招呼,先是一个看起来和奈布差不多大的带着草帽的少女,旁边是一位拿着大针管子的医生,是医生吧?看起来好年轻啊,草帽少女叫艾玛,医生叫艾米莉,啊这两个人关系真好啊,天天腻在一起,后来经历了很多场游戏后,我终于发现了,这是一个搞笑游戏,是的,你没看错,搞笑游戏。然后我发现这个庄园每天都飘散着一股gay里gay气的氛围。
  这个庄园有个绅士,叫做杰克,开膛手杰克,长得贼帅气,还天天在腰间上绑着一根手杖,别人用气球,他用公主抱,收获了庄园里大半部分的少女的芳心,就连我也有点心动了,可惜啊,女人缘这么好的家伙,是个gay,是的,他是个gay,还是个变态痴汉。今天参加了一场游戏,让我刷新了我的三观,奈布一开局就去嘲讽杰克,然后我就看着这两人在我面前各种的你追我赶,就是那什么,你追到我我就给你嘿嘿的感jio,让我很不爽的是杰克总是小奈布小甜心的叫,真是让人很不爽啊,我家奈布什么时候成你家小甜心了?不好意思这门亲事姐姐不同意。
  后来,我发现,有些监管者会偷偷地溜进求生者的宿舍里,喂喂喂,你们干哈呢,大晚上的不睡觉你们想干嘛子?里奥先生来看看自家女儿还说的过去,但是,杰克这大猪蹄子是怎么回事啊?三更半夜不睡觉去敲人家窗,还敲错了不好意思你家小奈布在隔壁,请你麻溜的滚开别打扰我睡觉,诶,等等,你给老娘滚回来,不准打扰奈布睡觉,听见没有?啥?什么都不干?鬼才信你哦?给老娘滚回去
 

脑洞一

不知道有没有撞梗,如果有,那非常抱歉

  大概就是布伦达的国家的神使是安哥,安哥要帮助下一代上位,然后安哥帮布伦达当上皇帝的时候,就有许多贵族不满,想要把布伦达从国王的位置上拉下来,雷狮他爸就是其中一个,然后大部分贵族都联合起来,把布哥干掉了,雷狮的爸爸当了国王,并对外宣称布哥意外死亡,然而安哥目睹了一切,但是他不能干涉,布哥死后,安哥就寒了心,守在布伦达的曾经的房间里,后来见证了雷狮的爸爸的各种暴行,开始怀疑自己以前做的是否正确,然后就堕落了,后来,雷狮的爸爸觉得安迷修在这里很不安心,担心安哥会把自己做的肮脏的事情传出去,就排人去杀了安哥,安哥不小心失手杀了人,彻底变成恶魔,就就黑掉了。
  然后雷狮就出现了,当时雷狮十二岁,雷狮很好奇为什么前任国王的房间从来没有人进去,女佣告诉他,“因为善良的神使大人怀念意外死亡的前国王,所以守在他的房间里。”雷狮就觉得安哥很傻,人死都死了,何必要沉溺在过去的痛苦中,于是,雷狮就想去看看,这个傻乎乎的神使,雷狮刚打开房门就被冲出来的黑安按到地上,掐着脖子,当黑安想掐死雷哥的时候,看到了雷狮的脸,想到了布伦达,就愣住了,然后雷狮就一把推开了黑安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“你就是安迷修?”和布伦达完全不一样的语气让黑安回过了神,脸上又挂着温和的微笑,“是的,在下就是安迷修,抱歉,刚才在下失礼了。”虽然黑安笑得很好看,但是雷狮觉得很恶心,因为他感觉黑安的眼睛很冰冷,没有一丝笑意,然后雷狮和黑安就在布伦达的房间里聊起了天,之后雷狮每天都回来,但是但是当雷狮18岁生日的前一天,安哥不在,雷狮就到处翻东西,之前黑安不让动,雷狮翻到了布伦达的日记,看了之后想起了一切,泪水滴在已经发黄的纸上,这时黑安回来了,“呦,安迷修,回来了?”熟悉的语气黑安就又愣住了,手中精致的礼物盒掉在地上“布,布伦达?”当黑安对上雷狮那双狂妄不羁的双眼时立刻意识到了,他是雷狮,布伦达已经死了,不会再回来了,这么想的黑安就哭,然后雷狮就抱着黑安,问他愿不愿意和他一起离开王国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,
黑安抬起头,绯色的双眸充满了惊讶,忐忑地问“即使是这样肮脏的我,你也愿意带着我吗?”这时响起了钟声,雷狮笑了笑,不说话,亲了黑安,安哥的双眼的绯红褪去,露出了原来的蓝绿色,身后巨大的白色翅膀展开,整个房间飘满了洁白的羽毛,最后重新成为天使的安哥就陪着雷总看遍千山万水,还成立了一个雷狮海盗团。
  END

二十热度就写

【雷安】

【雷安】

大概是刀子吧(只是大概)

三皇子雷狮×骑士安迷修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一年,安迷修九岁,雷狮八岁,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,安迷修被他的师父带进了皇宫,说要等雷狮成年的那一天,要安迷修做雷狮的骑士,安迷修来到雷狮面前和他打招呼“你好,在下叫安迷修,是你未来的骑士!”安迷修扬起一个笑容,清澈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,雷狮厌恶地皱起了眉头,抬起头看了看比他高一点的安迷修,说:“海盗不需要骑士。”说完后转身就走,只剩下安迷修愣在原地,雷狮讨厌安迷修,安迷修也讨厌雷狮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一年,安迷修十二岁,雷狮十一岁,雷狮开始习惯每天早上起来都透过窗口看安迷修练剑,安迷修开始习惯练剑的时候被雷狮嘲讽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一年,安迷修十八岁,雷狮十七岁,安迷修开始对雷狮有好感,雷狮开始喜欢安迷修,“喂,安迷修,明年我就十八岁了,”雷狮躺在草坪让对同样躺着的安迷修发话,“怎么突然说这个啊,恶党?”安迷修转过头去问雷狮,“在我十八岁那年,你会当我的骑士吗?”雷狮也转过头问安迷修,“当然,骑士从不食言!”安迷修一本正经地看着雷狮,“噗噗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果然没有人比你更蠢了!”雷狮看着安迷修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,安迷修脸一红,“笑什么笑,你这个恶党!”安迷修拿起旁边的冷热流追着雷狮打。
        那一年,安迷修十九岁,雷狮十八岁,可惜等到安迷修病死那天,雷狮都没有再回来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